《Kemp专栏》 沙特主导全球原油市场的优势或将在2020年前消退 / 7 years ago《Kemp专栏》 沙特主导全球原油市场的优势或将在2020年前消退3 分钟阅读(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撰稿人,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) 路透伦敦12月12日 - 自1980年代初期以来,沙特阿拉伯在国际原油市场上的影响力还从来没这幺大过.但是,随着政策制定者日益面临多重挑战,2020年之前该国出口获利料将减少,沙特在油市的主导力量可能会逐渐式微. 当前,沙特毫无疑问是原油市场的主导者.该国几乎拥有全球全部的闲置产能.由于受到制裁的关系,同为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成员国的伊朗,其竞争力已不可同日而语.沙特的产量正处于纪录高位,而伊朗的出口量则已腰斩一半. 沙特官员表面上与OPEC协商,但实际上所有关于原油生产的重大决议均是由这个产油大国所作出. 不过,未来五年里沙特将会遇到诸多问题,这可能会侵蚀到沙特的全球原油市场份额,并给该国出口收入带来严峻压力. 页岩油正一跃而为传统产油国的主要竞争对象.而沙特也得考虑到伊拉克原油产量增加,核议题解决后伊朗出口终将正常化,以及拉丁美洲和非洲新油田产量的提升. 沙特国内越来越多地采用油气发电,原油出口量有可能因此受到影响,但政府仍未企图减缓这股趋势.此外,该国在经济更加多元化以摆脱对原油出口依赖的问题上,亦亳无进展可言. **沙特阿拉伯的负担** 沙特的政治和经济模式有赖于维持每日产量约在900-1,000万桶,同时保持油价高企.但沙特愈发面临其他供应来源的竞争威胁,它们提供的价格更优惠,远低于目前的每桶110美元,并且渴望夺得市场份额. 沙特阿拉伯拥有庞大的传统油田,这将确保其仍是最大的低成本出口国.但该国可能越来越难在支撑价格与维护市场份额间取得平衡. 沙特曾经遇到过这个问题.在1981-1985年间,沙特产量减少将近三分之二,从每日1,030万桶锐减至仅380万桶,在全球的市占率从16%骤降至6%,因当时该国试图重新平衡市场. 欲浏览沙特石油产量与全球市占率相关图表,请点击: () 1979-81年第二次石油危机后,北海和北美供应增加、其他OPEC成员配额造假且需求下滑,沙特阿拉伯被迫减产来作出相应调整. 丹尼尔·耶金(Daniel Yergin)在其撰写的关于石油市场历史的权威性书籍《石油风云》(The Prize)中称,"OPEC之外,新油田正在大规模开发当中." "正当第二次石油冲击引起动荡之际,墨西哥、阿拉斯加和北海大量产油.埃及也正在转变为一个重要的石油输出国.马来西亚、安哥拉和中国的情况也是如此.其他许多国家也转变成石油生产国和石油输出国,单独来看他们各自力量都不大,但合计起来却不容小觑." "石油勘探、生产和运输等方面的技术,也由于重大革新而正在得到改进." "石油需求也正在发生重大变化,"耶金写道,"20世纪石油在整个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愈来愈高,但这种情况因油价上涨、安全考虑和政府政策而发生了逆转." 这一切都听起来十分熟悉.在过去10年,布兰特油价从2002年的20美元飙涨至2012年的110美元,引起了类似的回应.勘探和生产活动加剧目前转化为OPEC和中东之外产量增加,同时节能措施正在削减北美和欧洲的石油消费量. 就像1980年代初一样,未来几年沙特阿拉伯想要卖出的石油也许不能都以合意的价格卖出.官员认为合适的价格应为每桶100美元左右. **沙漠黄昏?** 面对太多石油竞争对手的威胁且出口收入下滑,成为2005年左右以来的重大转变.当时在全球产量触顶的忧虑之下,石油分析师对沙特阿拉伯跟上全球需求成长的能力感到担心. 能源顾问Matthew Simmons在颇具争议的一书《沙漠黄昏》中提醒道,随着沙特阿拉伯陈旧的超大油田产量走下坡路,该国将难以维持产量,更别说增产了. 该书于2005年出版,副标题为"即将来临的沙特石油危机与世界经济",当时石油峰值论盛行.经过页岩革命之后,现在来看这本书显得有些过时. 但这提醒着人们,石油是周期性行业,供应短缺、价格飙升和收入激增最后往往导致泡沫破裂.当价格在足够长的时间内跌到足够低时,就会迫使开发商放弃新项目.这一次或许也不例外. **竞争者与节能措施** 油价大涨意味着沙特阿拉伯将面对来自页岩油、拉美与非洲外海石油、甚至是巴伦支海和北极地区石油的激烈竞争. 若石油与天然气的价差仍居高不下,那幺天然气也可能会在运输市场夺取更高的份额,因为在天然气价格低于每百万英热单位(mmBtu)8美元,而石油却超过每桶90美元的情况下,压缩天然气(CNG)、液化天然气(LNG)乃至天然气制合成油(gas-to-liquids)都是不错的石油替代品. 而各国纷纷采取能源节约措施,也令石油需求增速远低于几年前. 目前的节能措施大多仅限于发达的工业国家.美国与欧盟均已针对汽车行业新设严格的能效标准. 不过在美国、欧洲和日本对石油的依赖程度降低的同时,中国等新兴市场若不想在竞争中处于下风,就要紧跟发达国家的节能脚步,或者在国内开发新的油气资源. 沙特面临的所有这些问题(其他石油供应、替代能源、节能以及国内油气消费增加)可能在2015-2020年变为现实. **主动压低油价** 沙特面对的挑战在于要压低油价,使得提高能效不再那幺紧迫,并且令一些新的石油供应项目被放弃.如果沙特无法使油价降低,市场最终就会按照自身规律加以调节,就像1980年代的情形一样;而这样一来,其破坏性要大得多. 油价不太可能回落到1990年代的水平(也就是经通胀因素调整后约为每桶30-40美元).但令其降至50、60或者70美元则是完全可能的. 或许有人认为油价不会降到这幺低,因为边际供应的成本很高,例如加拿大的焦油沙(tar sands)、页岩油或者深海油.他们肯定忽视了一个历史教训,那就是供需在重新达到平衡之前,价格可以在很长时期内低于边际成本,并且该行业在成本节约技术方面正在取得进展. 考虑到沙特国内社会支出不断增长,每桶70-80美元的实质油价对其而言可能难以接受,尤其是在市场竞争加剧和国内消费量增加,而导致出口减少的情况下. 沙特现在很可能需要让油价小幅下降,以避免日后价格出现更大幅度的挫跌;该国还需要采取更坚定的措施,改善国内能源浪费的局面,并使经济不再过于依赖石油出口收入. 在过去10年来,油价上涨已令沙特大发横财.现在该国必须表明,这些财富并未被挥霍一空.(完) 编译 徐文焰; 审校 艾茂林